有一种亲情叫前夫前妻

情场突变,夫妻恩断义绝

想起三年前的那个早晨,谈欣至今不寒而栗。

那天一大早,她在闹钟急促的铃声中一骨碌爬起来,用保温瓶盛满煲了一夜的墨鱼排骨汤,想趁丈夫陈明上班前把汤送到公司给他补补身子。丈夫连续熬了几个夜,一定很憔悴,得补充营养。

就在三天前,陈明打电话说那两天是产品升级的关键期,他要在公司盯着,晚上加班太晚就在公司眯一会儿,不回家了。谈欣心疼地嘱咐一番后,心里还是不踏实,总担心丈夫的身体。陈明本来胃不好,一熬夜肯定吃不消。谈欣便精心选了食材,给丈夫煲了滋补汤。

谈欣到公司时才6点多,丈夫的办公室在写字楼的16层。楼下的管理员认得谈欣,给她开了门,还问她“要不要给陈总打个电话”。她嘘了一声摆摆手。在电台做情感节目主持人的谈欣,骨子里的浪漫在婚后依然未减。她提着保温瓶进电梯时,还在想象着丈夫看到她时的惊喜与感动,有些抑制不住地想笑。站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外敲了很久的门,陈明才穿着内裤光着胳膊把门开了一条缝。谈欣咯咯笑着伸手去摸丈夫发达的胸肌,却被他推了回来。谈欣笑着说:“怎么?怕狐狸精啊?”陈明干笑,有些尴尬。

谈欣顿觉不对劲,猛地推门而入,直奔里间的简易休息室,眼前的一幕让她顿时惊呆了:一个女孩儿正慌乱地往身上套衣服!那女孩是陈明的秘书,刚到公司不久的大学生,叫张菁菁,一直对她“谈姐谈姐”地叫得很亲热。这是一个电视剧里常见的场景,也是一个烂俗的故事,烂到谈欣在情感节目里都不屑涉及,如今却成了她生活中的真实。她没有伤悲,也没有愤怒,只感到屈辱、羞耻。偷人的不像是丈夫,反倒像她自己被逮个正着,她捂着脸慌不择路地向楼梯口奔去,一直下到一楼才发觉自己没乘电梯。她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,丈夫奔过来试图抱住她,她拼命挣脱,手上还紧紧提着盛满汤的保温瓶。她将保温瓶狠狠向丈夫扔过去,站起身就走……

陈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谈欣解释,不是她想象的那样,只是连续几个晚上一起加班,孤男寡女的一时冲动,他不爱那个女秘书,他是爱她的,求她给他一次机会。听完丈夫的忏悔,谈欣手一抬,说了一个字:“滚!”看着他默默收拾衣物离开家门,她又补充了一句:“这辈子别让我再看到你!”那语气,咬牙切齿。

跌进沼泽,前妻鼎力相助

三年后的一个午夜,淡欣刚刚主持完一档午夜谈话节目《西山夜话》,一出电台大门,看到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从门前的电线杆下犹犹豫豫地走了过来。昏暗的灯光下,看不清女人的脸。但看得出女人要找她。果然,女人开口了:“谈姐……”一听声音,谈欣怔住了,这不是三年前那个抢了自己男人的女秘书张菁菁吗?后来听说陈明还是跟她结了婚,他一再表白的“只是一时冲动,并不爱她”,随着他们的结合也成了不攻自破的谎言。谈欣也想开了,既然已经选择了分手,他爱谁已经跟她没有关系了,

张菁菁怯怯地说:“谈姐,他进去了……”说着就嘤嘤哭了起来,“你救救他吧,只有你能救他了!”谈欣一震,把她扶进大厅,叫她坐下慢慢说。张菁菁抹了抹泪,说:“为了开发新产品,他贷不到款,一着急就借了高利贷。如今产品迟迟没能开发出来,那些债主告他诈骗,公安局把他抓了,把公司也封了。”谈欣问:“他借了多少钱?”张菁菁伸出一个手指头,说:“其实,钱不是很多,连本带息也就100多万,关键是这一折腾,公司被封了,无法生产,客户纷纷撤订单。这样一来,公司就会真的垮了。”谈欣沉默了。陈明创办这个公司不容易,当初借遍所有亲戚朋友的钱,后来好不容易上了路子,还清了贷款,开始赢利了,家又散了。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,他把一套复式房留给了她,还把公司账上所有的钱都取出来打到了她的户头上,可能这也是导致他资金短缺的一个原因吧!谈欣心有所动。正如张菁菁所说,只有她能救他了。但她为什么要救他呢?如今他跟她还有什么关系?谈欣想来想去,觉得只有一种关系,他是她前夫,她是他前妻。前夫、前妻,这是一对相互对立甚至是相互仇恨的称呼。何况,他那样背叛自己,自己为什么要帮他呢?谈欣摇摇头,冷冷地说:“对不起,我帮不了你们。”张菁菁愣了一下,扶着椅子靠背,艰难地起身,缓缓地走出大厅。

谈欣呆呆地站在那里,看着她渐渐消失在昏暗的路灯下。这是抢了自己丈夫的情敌,她曾经对她和那个负心的男人恨得咬牙切齿,但此时,面对她那摇摇晃晃的身影,谈欣的心中一点也恨不起来,相反,一种隐隐的牵挂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她心头,让她喘不过气来。她猛地追了上去……

一个星期后,谈欣卖掉了房子,取出全部存款,连本带息帮陈明还清了借款。债主纷纷撤诉。

穿上嫁衣,前夫是证婚人


大约一个月后的又一个午夜,谈欣正在主持《西山夜话》,有个男人打进电话,直呼她的名字,很严肃地问了她一个问题:“你觉得前夫前妻是一种什么关系?”谈欣沉默了一会儿,说出了两个字:“亲人。”男人也说了两个字:“谢谢!”声音哽咽,似乎很激动。

谈欣走出电台大门,还是在上次张菁菁站的电线杆下,一个男人缓缓向她走来。深更半夜,昏暗的灯光下,一个高大男人……谈欣本能地往门里退了两步。这时她听到一个犹犹豫豫的声音:“你……是谈欣吧?”谈欣站住,答:“是啊,你找我?”男人自我介绍:“我是刚刚给你打电话的人,问前夫前妻关系的那个,很想认识你。”谈欣顿时放松了,她喜欢跟听众交流。她请男人进电台的一楼大厅,男人要请她到附近的茶楼喝杯茶,谈欣欣然前往。

坐定后,谈欣才看清男人的脸,干净清爽,很清雅俊朗。男人说:“其实我早就认识你。”谈欣莞尔一笑,做这个谈话节目的主持人多年,粉丝还是有一些的。男人却说:“我是通过陈明认识你的。”谈欣一愣。他接着说:“我叫周江海,市公安局的,负责陈明的案子,听说了你慷慨帮他的事,很感动。”停了停,他接着说:“其实我也是别人的前夫,跟你一样,三年前我离婚了,老婆,哦,现在叫前妻,背叛了我,跟一个男人跑了。我恨她。孩子跟了我,我不让她接近孩子半步。她有一次甚至在我面前下跪求我让她见见孩子,我都无情地拒绝了。三年来我的心中充满了恨,不仅恨她,还恨周围的一切。这让我很痛苦。听了你的故事后,我的心被触动了,我明白了自己这些年完全是在折磨人也折磨自己。告诉你一个喜讯,我现在对她一点都不恨了,昨天我让她把孩子接去了。是的,前夫前妻是一种亲人关系,我为什么要人为割断这种亲情呢?你说得太好了,我要当面谢谢你!”男人说得泪眼婆娑,谈欣鼻子一酸,(www.tjxhtd4.com 闪点线上娱乐威尼斯人网)百感交集,情不自禁地流下了两行清泪。

三个月后,谈欣接到陈明的电话,邀请她参加他儿子的满月宴。这天,谈欣到美容店洗了面,做了头发,她要以最优雅的姿态去给前夫道喜。她这么做,除了诚心祝贺,还有个目的,就是在他的亲戚朋友面前给自己挣点面子。可到了约定的酒店,谈欣有些惊奇,包间里,除了陈明一家三口,只有一个客人,就是那个叫周江海的男人。陈明两口子热情地招呼她,并隆重向她介绍那个男人:“周队是公安系统最优秀的男人,……今天特地邀请你们二位,是想给儿子认个干爸干妈,不知能否高攀得上?”谈欣突然脸红了,她明白陈明两口子的用意。

参加完孩子的满月宴以后,周江海和谈欣这对干爸干妈开始了频繁交往。作为别人的前夫和前妻,他们惺惺相惜,很快走进了对方心里。

半年后,谈欣和周江海携手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。婚礼上,谈欣的前夫陈明作为证婚人,饱含热泪,向来宾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证婚词。婚礼现场掌声如雷。不知内情的人绝对不会相信,证婚人竟然是新娘曾经发誓不愿再见到的那个负心人、她咬牙切齿的前夫!

对于曾经相爱又反目的怨偶,宽容是最仁慈的心理治疗师,它会渐渐抚平人们心头的仇恨,留下绵绵不绝的亲情。这种亲情有个特别的名字,叫前夫前妻。
分页阅读:1 2 3 4 5 下一页
本页手机地址:http://m.tjxhtd4.com/aiqinggushi/19418.html